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涯牧歌的博客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高考浙江同题作文:忆四季  

2009-06-17 00:57:10|  分类: 2009年全国各地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9高考浙江同题作文:忆四季

作者:林小莫 文章来源:人民网-教育频道 点击数: 1 更新时间:2009-6-15 20:16:32  字体调整

 

昨夜雨疏风骤,梦到我回到老家那所房子,白砖黑瓦,大堂里有燕子筑巢,黑色的鸟儿不时欢悦地迅疾掠过,阳光很明媚。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
-
那所房子,远离喧嚣,远离尘世,在深山之中,尽管破墙败瓦,却留下了我七岁以前几乎所有童年的记忆。
年逾古稀的爷爷奶奶虽经父母多次请求,仍不肯离开那个地方。
或许那是根之所在,一辈子的宿命。
-
此刻家乡如同一幅悠长的画卷徐徐铺展开来,一览无遗。
柏油路通到家乡那个路口,那条路还是我父亲任乡政府干部时修建的。
儿时的我光脚在路上奔跑嬉戏,从来不畏惧细碎石子,玻璃残渣。
会从一清早开始出门,直至暮色四合,奶奶带着慈祥的笑容带我回家。
记得有一片竹林,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风吹过,竹涛呼啸。
独坐幽篁里。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
幼时的我未能体会这种意境。
还有一条河,现在快干涸了。
曾几何时,家家户户在此淘米洗菜浣衣。
一群质朴的老娘客的欢声笑语随波而逝了。
-
山里的孩子总是贪玩而快乐的。
我虽然也跟他们一起疯,一起乐,可是总有差距。或许因为我父亲的地位,或许因为全家人对我的过于宠溺。
我抓不到鱼,捕不到蟋蟀,连蚯蚓亦不想接触,最多只是抓几只萤火虫,照亮一小块地方。
所以,一年级,班主任找一个手最嫩,最干净的人时,排除了所有女生,找了我。
不过儿时的我,亦可以大声欢笑,无所顾忌。
孩童时的美好总无法在成人世界演绎。
成人之间的虚伪面具,勾心斗角,利益和心机让人不寒而栗。
-
夏天,晚餐时分。家家户户会把桌子请到院子里,用水清扫一下院子的尘土,然后摆上一盘盘菜。
都是些时令蔬菜,四季豆,马铃薯炒肉,凉拌黄瓜,还会有炒螺蛳,咸鸭蛋,梅干菜虾片汤。
大人们一边乘凉,一边大声聊天,欢笑。这是夏日一天中最悠闲的一段时光。
蝉鸣不绝于耳,往往都是从天色明亮吃到天色黑暗。
时光的界限,如此分明。
晚上,会互相串门,家家户户都相识。
女人们开始聊着家常,从老张家女人嫁的老公到小林家儿子娶的媳妇。
每一家的喜怒哀乐,都不是秘密。
男人们或许是麻将,或许是打牌。兴致盎然时一直到第二天天光。
孩子睡下后,听取蛙声一片
-
秋,稻花香里说丰年
还会有菊花,虽然没有陶渊明,也有养菊爱菊之人,百般疼爱,花开繁盛。
一年橘黄蟹肥时,大只的螃蟹这个时候也经常会成为旁中餐。
有人阅到此处,估计已是垂涎三尺。
-
冬天,会有雪。
一大片白茫茫,银装素裹。
妈妈会把我裹得像个球一样让我出去玩。
老人们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瑞雪兆丰年。
年关将近,会有戏班子来演出。
那几日,鞭炮声不绝,那些声音是属于激动的,高兴的忙碌一年的人们。
-
也许是从我的叔叔辈开始出去做生意开始,家乡的人开始减少。
最初每次我二叔做生意回来时,我一定要他带荔枝回来。
即使没有,也会带些茶山杨梅,黄岩蜜橘之类的塞住我们总容易嘴馋的口。
儿时的我们即使是偶尔吃上几片猪油糕,灯盏糕,也觉得是盛宴。
那时的我们,总是容易知足。欢喜深浓。
-
去年冬天,坐我爸的车回到这个地方。
满目的萧条,荒凉。
昨夜雨疏风骤,梦到我回到老家那所房子,白砖黑瓦,大堂里有燕子筑巢,黑色的鸟儿不时欢悦地迅疾掠过,阳光很明媚。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
-
那所房子,远离喧嚣,远离尘世,在深山之中,尽管破墙败瓦,却留下了我七岁以前几乎所有童年的记忆。
年逾古稀的爷爷奶奶虽经父母多次请求,仍不肯离开那个地方。
或许那是根之所在,一辈子的宿命。
-
此刻家乡如同一幅悠长的画卷徐徐铺展开来,一览无遗。
柏油路通到家乡那个路口,那条路还是我父亲任乡政府干部时修建的。
儿时的我光脚在路上奔跑嬉戏,从来不畏惧细碎石子,玻璃残渣。
会从一清早开始出门,直至暮色四合,奶奶带着慈祥的笑容带我回家。
记得有一片竹林,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风吹过,竹涛呼啸。
独坐幽篁里。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
幼时的我未能体会这种意境。
还有一条河,现在快干涸了。
曾几何时,家家户户在此淘米洗菜浣衣。
一群质朴的老娘客的欢声笑语随波而逝了。
-
山里的孩子总是贪玩而快乐的。
我虽然也跟他们一起疯,一起乐,可是总有差距。或许因为我父亲的地位,或许因为全家人对我的过于宠溺。
我抓不到鱼,捕不到蟋蟀,连蚯蚓亦不想接触,最多只是抓几只萤火虫,照亮一小块地方。
所以,一年级,班主任找一个手最嫩,最干净的人时,排除了所有女生,找了我。
不过儿时的我,亦可以大声欢笑,无所顾忌。
孩童时的美好总无法在成人世界演绎。
成人之间的虚伪面具,勾心斗角,利益和心机让人不寒而栗。
-
夏天,晚餐时分。家家户户会把桌子请到院子里,用水清扫一下院子的尘土,然后摆上一盘盘菜。
都是些时令蔬菜,四季豆,马铃薯炒肉,凉拌黄瓜,还会有炒螺蛳,咸鸭蛋,梅干菜虾片汤。
大人们一边乘凉,一边大声聊天,欢笑。这是夏日一天中最悠闲的一段时光。
蝉鸣不绝于耳,往往都是从天色明亮吃到天色黑暗。
时光的界限,如此分明。
晚上,会互相串门,家家户户都相识。
女人们开始聊着家常,从老张家女人嫁的老公到小林家儿子娶的媳妇。
每一家的喜怒哀乐,都不是秘密。
男人们或许是麻将,或许是打牌。兴致盎然时一直到第二天天光。
孩子睡下后,听取蛙声一片
-
秋,稻花香里说丰年
还会有菊花,虽然没有陶渊明,也有养菊爱菊之人,百般疼爱,花开繁盛。
一年橘黄蟹肥时,大只的螃蟹这个时候也经常会成为旁中餐。
有人阅到此处,估计已是垂涎三尺。
-
冬天,会有雪。
一大片白茫茫,银装素裹。
妈妈会把我裹得像个球一样让我出去玩。
老人们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瑞雪兆丰年。
年关将近,会有戏班子来演出。
那几日,鞭炮声不绝,那些声音是属于激动的,高兴的忙碌一年的人们。
-
也许是从我的叔叔辈开始出去做生意开始,家乡的人开始减少。
最初每次我二叔做生意回来时,我一定要他带荔枝回来。
即使没有,也会带些茶山杨梅,黄岩蜜橘之类的塞住我们总容易嘴馋的口。
儿时的我们即使是偶尔吃上几片猪油糕,灯盏糕,也觉得是盛宴。
那时的我们,总是容易知足。欢喜深浓。
-
去年冬天,坐我爸的车回到这个地方。
满目的萧条,荒凉。
许许多多的房子人去楼空,而许多老者逝者已矣,物是人非。
深山的草木茂盛无比,人烟却越来越稀少了。
连那条小径因为人走的少了,也杂草横蔓,荆棘横生。
斜阳外,寒鸦数点,流水绕孤村
-
记忆中的四季敏感的家乡,被时代的潮水无情的洗刷了。
只剩下断垣残壁。
物已非,人不在,对四季的回忆已失去了线索,直至无从寻觅。
昨夜雨疏风骤,梦到我回到老家那所房子,白砖黑瓦,大堂里有燕子筑巢,黑色的鸟儿不时欢悦地迅疾掠过,阳光很明媚。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
-
那所房子,远离喧嚣,远离尘世,在深山之中,尽管破墙败瓦,却留下了我七岁以前几乎所有童年的记忆。
年逾古稀的爷爷奶奶虽经父母多次请求,仍不肯离开那个地方。
或许那是根之所在,一辈子的宿命。
-
此刻家乡如同一幅悠长的画卷徐徐铺展开来,一览无遗。
柏油路通到家乡那个路口,那条路还是我父亲任乡政府干部时修建的。
儿时的我光脚在路上奔跑嬉戏,从来不畏惧细碎石子,玻璃残渣。
会从一清早开始出门,直至暮色四合,奶奶带着慈祥的笑容带我回家。
记得有一片竹林,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风吹过,竹涛呼啸。
独坐幽篁里。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
幼时的我未能体会这种意境。
还有一条河,现在快干涸了。
曾几何时,家家户户在此淘米洗菜浣衣。
一群质朴的老娘客的欢声笑语随波而逝了。
-
山里的孩子总是贪玩而快乐的。
我虽然也跟他们一起疯,一起乐,可是总有差距。或许因为我父亲的地位,或许因为全家人对我的过于宠溺。
我抓不到鱼,捕不到蟋蟀,连蚯蚓亦不想接触,最多只是抓几只萤火虫,照亮一小块地方。
所以,一年级,班主任找一个手最嫩,最干净的人时,排除了所有女生,找了我。
不过儿时的我,亦可以大声欢笑,无所顾忌。
孩童时的美好总无法在成人世界演绎。
成人之间的虚伪面具,勾心斗角,利益和心机让人不寒而栗。
-
夏天,晚餐时分。家家户户会把桌子请到院子里,用水清扫一下院子的尘土,然后摆上一盘盘菜。
都是些时令蔬菜,四季豆,马铃薯炒肉,凉拌黄瓜,还会有炒螺蛳,咸鸭蛋,梅干菜虾片汤。
大人们一边乘凉,一边大声聊天,欢笑。这是夏日一天中最悠闲的一段时光。
蝉鸣不绝于耳,往往都是从天色明亮吃到天色黑暗。
时光的界限,如此分明。
晚上,会互相串门,家家户户都相识。
女人们开始聊着家常,从老张家女人嫁的老公到小林家儿子娶的媳妇。
每一家的喜怒哀乐,都不是秘密。
男人们或许是麻将,或许是打牌。兴致盎然时一直到第二天天光。
孩子睡下后,听取蛙声一片
-
秋,稻花香里说丰年
还会有菊花,虽然没有陶渊明,也有养菊爱菊之人,百般疼爱,花开繁盛。
一年橘黄蟹肥时,大只的螃蟹这个时候也经常会成为旁中餐。
有人阅到此处,估计已是垂涎三尺。
-
冬天,会有雪。
一大片白茫茫,银装素裹。
妈妈会把我裹得像个球一样让我出去玩。
老人们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瑞雪兆丰年。
年关将近,会有戏班子来演出。
那几日,鞭炮声不绝,那些声音是属于激动的,高兴的忙碌一年的人们。
-
也许是从我的叔叔辈开始出去做生意开始,家乡的人开始减少。
最初每次我二叔做生意回来时,我一定要他带荔枝回来。
即使没有,也会带些茶山杨梅,黄岩蜜橘之类的塞住我们总容易嘴馋的口。
儿时的我们即使是偶尔吃上几片猪油糕,灯盏糕,也觉得是盛宴。
那时的我们,总是容易知足。欢喜深浓。
-
去年冬天,坐我爸的车回到这个地方。
满目的萧条,荒凉。
许许多多的房子人去楼空,而许多老者逝者已矣,物是人非。
深山的草木茂盛无比,人烟却越来越稀少了。
连那条小径因为人走的少了,也杂草横蔓,荆棘横生。
斜阳外,寒鸦数点,流水绕孤村
-
记忆中的四季敏感的家乡,被时代的潮水无情的洗刷了。
只剩下断垣残壁。
物已非,人不在,对四季的回忆已失去了线索,直至无从寻觅。
绿叶犹存,根何在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